〖 賣文時間 〗《號外》40周年紀念號專訪鄧小宇 - 香港要「黃黃哋」才能繼續生存(完整版本)

《號外》剛出版的時候,將內容定位為「新聞與藝術」。陳冠中曾笑說,「新聞」就是報道香港的新聞,「藝術」則是介紹外國的藝術。如果再簡單劃分,陳冠中負責「新聞」,那「藝術」這一部份便是由鄧小宇來主理。當然後來的《號外》不斷變化,而小宇也愈寫愈多,但他對生活潮流的看法,文化藝術上的品味,仍舊保持著嚴格的要求。正如他所說:「《號外》一定要有CLASS,要令那些ADMIRERS覺得《號外》是要LOOK UP TO,而不是跟人平起平坐。」

IMG_3353

#######################
《號外》40周年紀念,怎少得鄧小宇來一場坦白講?

試想像,假如當年沒有這片小天地讓他的筆尖飛舞,便不會有《穿KENZO的女人》;倘若沒錢瑪莉又勢利又Bitchy的金句,香港流行文化歷史彷彿不曾如此精彩過啜核過!

當下的鄧小宇依舊YOUNG AT HEART,緊握潮流脈博,旅行、睇戲、煲劇、看演唱會和舞台劇;手執SMARTPHONE,會用FACEBOOK和INSTAGRAM,留意坊間潮語,演藝界和政壇的後浪名字他也說得出幾個,將之轉化為寫作素材,筆鋒或細膩或直率或,往往直中要害之餘,又能於字裏行間將人逗得忍不住「唧」一聲笑出來!

筆耕40載,鄧小宇由彼時香港萬物騰飛、傲視全球,寫到今天,這顆東方之珠已從塔尖掉落,卡在深坑多時,走不出困局;作為橫跨兩代的流行文化Icon,很想問他:面對香港衰落、平庸低俗的品味成主流、缺乏世界視野,他有何看法?口袋裏有解藥嗎?就算最終找不出任何頭緒,聽他暢談,讓自己大笑幾下,驅走鬱悶,也是賺到了。

Text by 蔡濃志
Photo by Kei So

很多年輕讀者未必知道,當初陳冠中為何邀請你在《號外》撰文?

鄧:我跟他是中學同學(九龍華仁書院),其實讀書時我比他早熟啦,會向他推介電影和音樂,是我影響到他,他就「烏瀡瀡」,直到去美國讀新聞系碩士後才開竅!他知我對較小眾、高深、有水準的音樂和電影等Pop Culture有嚮往,識Appreciate,他籌辦《號外》時需要這類內容,便讓我和朋友一起搞,比如邀請黎海寧寫現代舞、她的同學高潔蘭講音樂、大衛(舒琪的胞兄葉富強)介紹唱片,嚴沾林則寫過畫評,由不同人去Input。

最初寫文時有想過定下一種寫作風格嗎?抑或邊寫邊摸索?

鄧:真的沒很Conscious去想,從第一篇起,潛意識好像已知道如何實行。老實講,我也說不出是甚麼風格,但向來都是較感性,好Personal,或者邏輯上講不通的,即是比較強辭奪理的去愛/不愛一件事,沒客觀理據去Back Up。比如說一個人Bad Taste,那並無定義,你覺得對方有就有,沒有就沒有,這個判斷就是要讀者認同。說到底,你會讀那位作者的文章,就是認同對方的感覺,好似有些人愛讀高慧然的,因為認同她對社會上很多事情的看法,梁文道的亦然,其價值觀已滲進文章和讀者內心,很自然就會睇;有些人我永遠不會看,像李純恩的,因為對他寫的東西沒感覺。

說到Bad Taste,便想起《穿KENZO的女人》錢瑪莉不只一次取笑狄波拉,阿Jan曾說,在酒會見過狄波拉披上Pierre Cardin絲巾,「她竟有如此大力量,毀滅Cardin在我心中的地位!」真的這樣討厭她嗎?

鄧:我憎扮嘢的人,但俗的人不會,只會笑,是Friendly的笑,這也是愛她的表現呀,我從沒討厭過狄波拉,但錢瑪莉就不可能如此了,她畢竟是個事業成功的中環女人,依照其性格,沒可能會認同狄波拉這種人,所以會站在一個比較高的位置去嘲笑她沒有品味,我都有笑,但不是錢瑪莉那樣。不過,有時我都會用錢瑪莉代替自己,去說一些很Cynical,但自己不敢表達的事情。

既然錢瑪莉有此功能,為何寫了八年後(1984)停寫?

鄧:我想當時寫《穿KENZO的女人》,是不自覺反映一種現實,就是這些洋化、Sort of中產的人,開始懂得利用他們的優勢,去享受父母辛苦栽培他們的成果,他們不介意Show off,穿名牌、坐遊艇、學滑水,開始創立「中產」這個階層。但去到80年代中期打後,這個階層已由初初領導變成 Follow,我亦漸漸覺得香港安定了下來似的,意思是給這班人決定了這種生活模式,後面的人照辦煮碗而已,就算比我年輕的人,同樣懂得享受,會去高級餐廳,以前那種自己去創造一些東西的情況不見了,而我當時已過了30歲,並非主觀決定不寫,而是潛意識覺得:都講過晒啦,呢個階層已經成熟咗,我嘅Contribution越嚟越少。便停寫了。

以前的香港人跟外國很有聯繫,千辛萬苦都要找外國電影和音樂來聽,現在互聯網發達,但感覺上我們反而固步自封,給困死了,再沒有國際視野,你覺得是嗎?

鄧:我都有這感覺,但不明白原因,現在感覺整個比重都去了日本和韓國那邊,就算有追美劇、英劇,但法國和德國在播甚麼劇集呢?我們不知道呀!加上互聯網太多即食資訊,變成純粹在Facebook看完便算,大家好似沒有意欲去追求更深入的內容。

是否Role Model轉變了?以前的知識份子和菁英,都會嚮往歐陸那種比較Avant Garde的思想,無論是政治、美術抑或文藝,但現在的人是否轉變了,歐洲好似不再是一種時尚,想起我以前細個,我會羨慕聽法國歌的朋友,而不是聽日本歌,很有型的女生才會去法國文化協會學法文,是種身份象徵,她們會讀《Paris Match》,學習法國人的氣質,會嚮往珍茜寶、Anna Karina這些偶像。

不過講真,縱觀歐洲以至全球,都沒有像阿倫狄龍那樣令人眼前一亮的明星,沒有一些令你Proud of鍾意這個人的明星,現在很多都不夠膽認自己喜歡,像Robert Pattinson,他的戲演得好,但越來越醜樣;看《魔戒》時覺得Orlando Bloom幾好,現在沒甚感覺,James Franco直頭走晒樣,Eva Green老了,很多人說Felicity Jones和Saoirse Ronan好好,但我不覺得是驚為天人。日本更差,藝人越來越醜樣,看日劇,嘩,有冇搞錯,呢個都可以做主角?那些「Johnny仔」,瘦蜢蜢,好似「MK仔」咁,譬如那個龜梨和也,怎解釋呢?那隊「嵐」(Arashi),二宮和也已經最靚,但也只是一個普通男生,另外幾個直頭嚇死你啦,是否跟國運有關?所以就算你話韓國的人整容,沒性格,但男男女女係靚嘅,大陸的都靚呀,香港就沒有了,仲揀阿嬌阿 Sa?周秀娜?唔該啦。

##################

tang2

早些日子,收到朋友 - 「社福界文職」劉小姐送我這本在二手書店找到的博益出版袋裝書《女人就是女人》,專訪鄧小宇後當然要找他簽名,他說:「小心保存,呢本書,我都冇!」

##################

直截點說,香港的土壤好像再沒法培育出一些精彩的人,越來越平庸。

鄧:比如你說的黃韻詩,現在有Personality的人確是少了,以前都有一些偶像級DJ,像俞琤,現在來來去去都是軟硬天師,已經有點夾硬來。就算何守信點樣都好(《穿KENZO》曾說獵裝這種香港最羞家特產源自何守信,笑他是「時裝史上的千古罪人」),都是一個Personality,現時連這種人也沒有。

現在還能夠給我光芒感覺的人是卓韻芝,你還覺得她有個性,香港有這樣的一個人,我覺得是香港的Pride,是一種光榮,另一個何韻詩,似乎比較泛民、黃絲那邊才有這樣的人,就算是政治人物,都要看公民黨才有點似樣,睇民建聯真係嚇死你,點解建制會咁得人驚?周浩鼎個樣唔醜,但他一講嘢就會覺得好恐怖,是否香港要「黃黃哋」才可能繼續生存?如果全部都是藍絲,真的不知道如何生存下去!

是否因為香港已經上過最高峰,走下坡是必然?我們要怎樣自處?

鄧:我講過,我們不可以有種包袱 ─ 香港是個國際大都會、是一線城市,其實做二、三線城市又有咩所謂?世上不知幾多很Charming的二、三、四線城市,無需太過介懷給上海和北京超前,咪由佢哋叻囉,我哋要保持香港嘅Charm!我覺得面對大陸崛起,面對大陸人的氣焰,香港人現在的自卑心好強,以前還可以笑佢哋「娘」,但現在他們有錢,香港人,尤其是年青一代,面對前途如此,總是乜都仇/愁一輪。

這又會回到政治上去,上次聚會中,你說本土派、本土性的東西令香港局限了自己,但現在聽你這樣說,似是無可避免會有這種情緒。

鄧:講得難聽點,我們那一代是「戀英」,現在的本土派慘在沒有經歷過殖民地時代生活,沒有一個Benchmark讓他們嚮往,只能幻想,以為「本土」就可以解決所有問題。我們因為曾經歷過,現在回看,都覺得不差呀,幾好喎,那時香港真的沒人會理會政治,可能根本政府待你不薄,亦沒事好反,政府委任一班人入去立法局做議員,乜都Agree,只是橡皮圖章;所以錢瑪莉那本書從沒提及政治,當然我有個人立場和感覺,但我寫出來可能很幼稚,那些Idea很不成熟,所以一直沒踫。

那時候有少部份人,例如岑建勳等人,他們搞政治有少少是年青人的浪漫,也是一種身份象徵,我想他真的沒想過要搞革命,而是純粹沉溺在革命的幻覺,覺得自己是馬列主義,是托派,是有型的,我覺得有少少是這樣。現在搞政治的那班小朋友,會否覺得自己好有型?他們的同輩會不會很崇拜這些人呢?(號:本民前的梁天琦有很多支持者)雖然我不怎聽過他發言,但Somehow我覺得是Presentable的,值得追捧,我都希望香港多點有質素的年輕人走出來,不易呀,像梁天琦那樣,都是一個異數。

2006年你寫過一篇文章叫〈拒絕屬於〉(刊在《吃羅宋餐的日子》),那時你寫道:「一轉眼已30年了,奇蹟地時至今日,我仍舊差不多每期還在替《號外》寫文,不過想寫的東西,大概已寫得七七八八了,剩下還有些甚麼呢?」突然十年便過去,你依舊繼續為《號外》寫文,當時的想法有沒有轉變?有甚麼題材還未開發?

鄧:其實我沒有甚麼急切的事需要講,但正因為《號外》有Deadline給我,我就會繼續寫。像早前我去演藝學院,看學生演出音樂劇《Pippin》,本來看過便算,但因為有Deadline,我又可以講講這套劇的編舞,原裝正版負責編舞的是Bob Fosse,亦即《Cabaret》的導演,我想他是上世紀一位最經典的編舞家,他編的舞很特別很特別,但演藝學院的版本沒有用他的編舞,為甚麼呢?而我在百老匯看過《Pippin》的Original,負責作曲的,跟12月初在港公演的《綠野仙蹤女巫前傳》(Wicked)一樣都是Stephen Schwartz,但我從來沒有講過,所以我可以提出這點,作為寫作題材。我想寫作就是這樣吧,我沒有Ambition和Vision,但總是機緣巧合遇到一些事Trigger到我從Memory Bank裏,將記憶和這些新事物組合起來。

《號外》轉眼40周年了,風格雖然轉變了很多次,但有些人總會覺得內容很「離地」,Class太高,過於曲高和寡,你怎看?

鄧:我想,Nico(總編輯)有想過盡量不要那麼「離地」的,不過我覺得《號外》一定要有Class,但問題是,當你有Class的時候,還有人欣賞嗎?如果沒有,就是一件很寂寞的事!早期的《號外》將自己塑造得很有Class,是有Admirers的,所以現在的《號外》最重要做的事,是將那些Admirers贏回來,令他們覺得《號外》是要Look Up To(尊敬),而不是跟你打平來看,文化界還有這些人嗎?鄧小樺、馮睎乾這些時得令、現今在文化界有少少斤両的人是怎樣看《號外》呢?很可惜,現在實在太過Fragmented了,怎樣凝聚這班人呢?以前搞一個派對,全部到齊,現在基本上是有點勉強湊夠數,沒甚光彩。

你的文章向來碗話碗,有碟話碟,換言之就是「唔畀面」,會否怕得罪人?如果將文章放上網的話,會否擔心遭人群起圍攻?

鄧:的確,我現在寫文時會比以前小心,驚死人哋話我沙塵,所以會先「利申」,令到自己謙卑一點,總之會好Aware,等自己先卡一卡,冷靜一點。以前寫文確實沒有這種壓力,作者是有少少優越感,讀者不敢,亦沒有渠道去表達他的不滿,直至互聯網出現後,讀者了解到自己有這種力量,甚至覺得跟作者平起平坐,甚至威過作者,我不認同你咪鬧到你暈,而且可以完全沒有理據,更差的甚至將你起底,現在的網上欺凌實在相當嚴重,就算屈穎妍真係幾抵鬧都好,我猜她畀人用粗口鬧完後都有壓力,都會有少少不開心吧。所以現在寫文的人,是多了一重畀人鬧的機會,文章亦會沒有以前那樣精彩,現在還有沒有人像李敖那般寫文呢,還是他也變得溫吞呢?

PC182650

20年前,那年中三。某天下午,我如常跟老竇去飲茶,等位時在酒樓旁邊的雜誌店瞥見這本《號外》20周年特別號,名為「驚喜二十年」。我覺得「號外」這個引在封面的標記很眼熟,想起那些封面總是簡潔而漂亮,卻又離我很遠,單是價錢已知,每本35元,根本買不起,於是只好央求老竇買給我,那些內容根本讀不懂,也懶得理了,結果一直珍而重之的保存了20年。來到2016年,《號外》40周年,我竟然可以參與40周年特別號,專訪鄧小宇。

##################

延伸閱讀:鄧小宇在立場新聞的專欄

此文章獲《號外》邀請在2016年12月號(第四八三期)以蔡濃志筆名發布,紙本版因版面有限略為刪減,此為原裝版本,標題則為編輯所改。

〖 怪聽壹陸 〗:年度推薦華語歌33首

IMG_3296

由十四年前在台灣網站開戶口寫電子報開始,已經會寫年度音樂總結,後來搬家到Blogspot,索性以「怪聽」的系列命名之,再配以年份,如2011的就叫「怪聽壹壹」,如此類推。

每年推薦的方式不同,有時是十張廣東專輯,有時是十首廣東歌曲,有時是十首香港MV,可惜香港樂壇過去十年聲勢大不如前,加上數碼歌曲市場逐漸取代實體專輯,現在還在說「年度推薦專輯」其實有點無謂。

因工作忙,「怪聽」停寫了三年,2016年便重新開始吧。

##############

一年將盡,是時候總結了!

無論普通網民還是媒體人,都會習慣在每年埋單前,於個人facebook、網誌,或者紙媒及網媒的發表「今年最正/最伏/我最喜愛的劇集或電影」文章,那怕聽歌要花的時間遠比煲劇睇戲的短很多,卻很少人會講音樂,我說的是,以嚴肅、認真的角度去發表見解。

奇怪在,市場上不是沒有優質的音樂評論文章,但大多局限在獨立音樂或者歐美流行音樂範疇,彷彿要講香港樂壇,就只剩下三姑六婆以尖酸刻薄口吻講藝人是非這一條路,無視曲、詞、編、監和製作班底的存在,就算網絡世界有很多人努力撰寫這類文章,依舊無法衝破小眾界限,成為一種評論文化,讓歌手與聽眾齊齊進步。

我跟來自澳門、「斐宇梧的中文唱片架」版主兼獨立樂評人田中小百合請教過這個問題,他默默的寫流行音樂樂評文章很多年了。他承認寫樂評不易,皆因寫電視或電影的評論,有很多角度可供切入,但音樂本身只得旋律和歌詞,沒有影像配合,能夠將之變為文字內容的元素並不豐富,就算努力的寫,文章亦會容易變得枯燥。

我明,我真係明!因為這篇〈年度推薦華語歌〉,前後寫了三天才完成,對於流行音樂的世界,我完全屬於「有限公司」,認知極度狹窄,用文字表達感興,實在是粒粒(字)皆辛苦,為何還要寫?因為我覺得,就算大家都說現在香港流行樂壇不濟,但細心聆聽,還是有不少出色的作品,值得讓大家知道、分享、討論。

我從過去一年的上榜、派台以及網上熱傳的流行中港台三地華語歌曲之中選出33首,排名不分先後,喜惡不需完全合乎邏輯和輔以紮實理由,啱聽自然入選,唔啱聽當然己所不欲,勿施於人,放在一旁,當然每首入選的都總有些令我喜歡的原因,我會嘗試解釋一下。

亦有人問,為何是33首,而不是10首、20首或者30首呢?我會說,既然這次是純粹個人口味呈現,而且聽歌是那麼主觀的事,為何不可以是33首呢,雖然33的確騎呢到冇朋友,但沒所謂啦!正如張繼聰當年做童星賣奶粉廣告,品牌宣傳為何標榜是「15樓養嘅牛牛」,而不是1樓、11樓或者16樓?都是沒得解釋呀,亦正如何解沒有《四季》、《百姓》和《雙雙》呢?勉強要說,就是因為無法打動我吧!

謝謝這些好歌陪我走過今年高山低谷。

  1. 《若你愛上油麻地》- 阿肆(《我愚蠢的理想主義》)

    上海姑娘藉歌曲唱出一段感情拉鋸,故事的背景竟然是香港的油麻地,「好比我愛上你了/你卻說你要出國/你曾說你喜歡油麻地的風光/像喜歡我一樣/那現在我們能不能私奔去香港…」。歌女在廟街歌攤高唱《帝女花》和一些廣東話的錄音聲帶等與旋律混在一起,加上阿肆筆下如唸急口令的綿密歌詞,清新中見另類氣息,聽過第一次之後,它已深深吸引我,重覆播放無數次。

  2. 《致姍姍來遲的你》 - 阿肆、林宥嘉(《我愚蠢的理想主義》)

    那是黃偉文為陳奕迅創作《葡萄成熟時》的超級樂觀版本,「想想天的一邊亦有個某某在等候/一心只等葡萄熟透嚐杯酒」,正好呼應《致姍姍來遲的你》之中「我不介意你慢動作/也不介意這次先擦肩而過/某天我們總會遇到對方然後說/原來/是你噢」。自信地獨自生活,因為一個人更開心,因為我相信有天你會出現,只是那天還未到而已。沒有希望,人生還有甚麼趣味何言?

  3. 《你是你本身的傳奇》 - 方皓玟(《404 Not Found》)

    2014年元旦,她終於站上《叱咤》頒獎台:「我覺得好唔簡單呀呢件事(獲獎),因為依家在香港,做音樂真係好難,做獨立歌手更加難,然後我諗我自己同大部份香港人都一樣,要做一個對得住自己,不被磨滅靈魂嘅人係更加難!」
    方皓玟是倔強的是固執的,不然她早已放棄「自我」,在流行樂壇走一條相對順利的「大路」。面目「模糊」十二年後。《分手總約在雨天》終於試驗成功,取得平衡,為她在主流市場帶來名氣,但她選擇以《你是你本身的傳奇》接力,大概是向粉絲說明,要不要偏靠主流,她其實很清楚,自己要甚麼、自己擁有甚麼當然重要,但最重要還是「學會爭氣,未能放棄!」尤其是在香港,一個不主張有個性的地方。

  4. 《上集大結局》 - 陳柏宇(《The Players》)

    高登網民曾在網上毫不客氣的直斥:「陳柏宇呢件樂壇嘅垃圾廢青幾時至收山?」健吾甚至公開笑他:「陳柏宇是不是真的做得很好而沒有人看見呢?好期待陳柏宇得獎,他自我那麼大,很快就會成為娛樂圈和娛樂版的另一件玩具,被大家先捧再殺。」講真,憑甚麼這樣批評呢?陳柏宇的確性格不突出(自我是否很大我更不清楚),很難一下子便令人留下深刻印象,亦好像鬥心不是那麼強烈,加上出道不久便遇上TVB與四大唱片鬧翻,曝光率大減,同系的林奕匡要到《高山低谷》才能彈起,反觀陳柏宇運氣更差,不怎遇到好作品,直至2016年遇上《上集大結局》,總算能夠一下子扳平失落十年的分數,致勝關鍵在於,我估不到他可以駕馭這種「蠱惑/鬼馬」唱腔,跟他平日正氣的形象頗有出入,反而容易令聽眾記得他,雖然這種反差早在他《喜愛夜蒲》飾演夜場經理Jacky時已有些蛛絲馬跡。2017年,陳柏宇上位吧!

  5. 《卜卜卜》 - 小塵埃(《A Little Louder》)

  6. 《化險為夷》- 小塵埃(《A Little Louder》)

    《Be Little》小試牛刀未竟全功,事隔兩年再來《A Little Louder》,原本屬於平原習作的小塵埃終見真章,歸類於小清新風格作品在文青界站穩住腳,再透過多種媒體,將魅力四散開去,包括的士司機。湯凱婷(Pollie)的聲綫有種難以明狀的穿透力,初聽懾人,繼而直入心坎,洗涮內心,屈霆軒則擔當補位的重要角色,令女聲的「味道」更突出,尤其是《卜卜卜》和《化險為夷》兩首,旋律清脆、透亮、澄明、寧謐,像翳焗的環境迎來一襲涼風,現時的香港只此一家,我渴望親身聽一次她們現場唱一次,如果是夕陽西下的空曠草地上。小塵埃的表現越見出色,但願唱片公司能夠好好栽培,給予更大發揮空間,別眼白白看他們遭市場牽荱鼻子走。

  7. 《矛盾一生》- 王灝兒(《矛盾一生》數碼單曲)

    告別黎老明的JW脫胎換骨,挾着YouTube超過一千萬點擊的強勁威力,《矛盾一生》的氣勢由2015年延續至今。可惜陳詠謙的歌詞嘗試用一個新角度寫戀情失敗,但捉到鹿唔識脫角,歌詞平白,毫無意境和畫面,要用MV輔助,失分很多,幸而林家謙的旋律極之搶耳,質素甚高,容易上腦,成日無端端都會想大聲唱。

  8. 《穿花蝴蝶》 - 衛蘭 (《穿花蝴蝶》數碼單曲)

    如果JW離開黎老明脫胎換骨,衛蘭這邊應該是(終於)回到正常水平,至少我不會擔心華納唱片公司會再次用「獨特美學」來Present衛蘭。事隔三年,衛蘭再出新歌,《穿花蝴碟》呈現出以往在A Music時代從沒展示出來的獨立都市女性剛烈味道,恰如歌名般,像破繭蛻變,於台上展翅,再次高飛:「如蝴蝶破繭吹過春風/我展翅/可不可得到認同/面無懼色/飛往昏黃天空」這段歌詞正好呼應這一觀點。

  9. 《我們的》 - 黃劍文(《我們的》數碼單曲)

    《瑪嘉烈與大衛系列    綠豆》兩首歌都甚受粉絲歡迎,但我覺得片尾曲《其實怕選擇》雖然旋律搶耳,配合劇集畫面相得益彰,然而獨立「分拆上市」的話其實並不耐聽,就算林夕的歌詞本身就是抑壓的,但交由趙學而掌握箇中的情感似乎未能拿捏得準,不算吃力,但就是頗為沉悶。反而黃劍文演唱的主題曲《我們的》反而很搶耳,聲綫有種很久沒有聽過的穿透力。

  10. 《一定要相信自己》 - 盧廣仲(《What a folk!!!!!!》)

    四年後,盧廣仲回來了!我曾經那麼喜歡他的音樂,處男大碟《100種生活》聽到滾瓜爛熟,但後來的《七天》和《慢靈魂》似是不斷重覆自己,有點迷失。《一定要相信自己》重新燃起我聽盧廣仲的興趣。最近我有點挫折,感到有點迷失,這首歌彷彿是種提醒,正如蔡健雅的《達爾文》一句「進化成更好的人」,成為2017年努力生活的座右銘。

  11. 《非安全地帶》 - 許志安(《18安士》)

    超卓、頂級,2016年最出色的香港原創廣東歌曲頭三甲位置,這一首定必入選!Dear Jane與林寶負責的曲與詞,為歌唱事業停滯多時的許志安注入新動力,威力之猛,令我驚喜!如果說,《流淚行勝利道》這種水準都可以獲得「叱咤樂壇至尊歌曲大獎」(2014),《非安全地帶》只有更優,沒有遜於,將來必與20年前推出的《迷糊、情慾、對象》,一同奉為許氏經典。

  12. 《無人知道雙子座》 - 容祖兒(《J-POP》)

    有些歌初次聽未必喜歡,像這首,黃偉文再以星座入饌,為雙子座的容祖兒泡製度身訂造的歌詞,再以Cousin Fung的旋律(馮翰銘編曲)。此歌的「排他性」頗強,由於我並非雙子座,所以最初看到唱片公司發布的Lyric Video,除了中段部份編曲出色,整體只是一般貨色,沒有共鳴。直至今年10月底舉行的鄭欣宜演唱會上,擔任特別嘉賓的Joey在欣宜面前唱出這首歌,看罷演出片段,我才發現這首歌既然是內心剖白,我應該看重歌者演出時的感情和技巧,多於歌詞承載的意義,單從前者思考,Joey的得分很高,值得推薦。

  13. 《女神》 - 鄭欣宜(《Joyce》)

    同樣是黃偉文出品,同樣是剖白內心世界,《無人知道雙子座》是自憐,《女神》則是強悍的自愛宣言,由鄭欣宜唱出來,說服力與親和力無人能及,卻又明白,那是充滿精準的市場計算,以及多年來累積得來的觀眾好感度才能成就的好結果,只因換了別個人唱這首歌,《女神》的意義已不存在,好比《Careless Whisper》如果不是由George Michael演繹,那未必是一件怎樣值得令人談論的事情。

  14. 《專業失戀30年》 - C Allstar(《Forever Everlasting Love Romance Collection Volume 1999》)

    我是元祖級的C AllStar的粉絲,由2010年開始,看着他們由旺角行人專用區,唱到柴灣青年廣場,再到沙田大會堂,最後踏上紅館,又曾奪得「叱咤樂壇我最喜愛的組合」,為他們尖叫了無數次。只是自從2013年推出他們出道以來最出色大碟《CANTOPOPSIBILITY》之後,我真心覺得整個創作團隊有點迷失,找不到新方向,歌曲元素變得重複欠新意,所以,我暫時放下了。三年後,等到《專業失戀30年》推出市面,四子蛻變了,人大了,抹去原先的稚氣,成熟了不少,期待2017年推出的新專輯。

  15. 《Superman》 – AGA(《Ginadoll》)

    每個人都有其獨特才華,只要放在適當位置,就能夠發熱發亮。講環球唱片的雙姝 - Gin Lee明顯是放錯位置,將她的歌聲爆炸力掩蓋了,即是說,她應該嘗試走一條勁歌熱舞的路,像韓國的Ailee那樣,可惜現在主打的都是溫柔調子,就算是璞玉一塊也給浪費了。反觀她的拍檔AGA越做越好,帶有騷靈味道的嗓子,正好為市場增加供應,帶來競爭。《一》之後的《Superman》能夠保持質素,旋律很舒服,副歌部份很上腦。

  16. 《離心力》 - 楊乃文(《離心力》)

    冷洌、溫婉、憂鬱。
    十月,朋友傳來YouTube連結,說:「小心聽,但我覺得你會喜歡。」聽了,大概,只是似懂非懂,覺得有種感悟,覺得我其實明白歌詞裏乘載那種隱隱的痛以及教條,如利刀將心割開。「不要擁抱/切莫接吻/我會粉碎/再不完整」,字裏行間之字義,愛過的人就會知。

  17. 《天真有邪》 - 林宥嘉(《今日營業中》)

    林宥嘉可能沒有變,稜角依舊,只是隨時日蛻變磨滑了一點,令人容易靠近。
    像《今日營業中》,夠膽死挑戰廣東話唱一整首《壞與更壞》已教人驚呆,但始終不是母語,聽得出頗吃力。還是喜歡《天真有邪》,延續《勉強幸福》的痛苦(《大小說家》/2012),上回是我愛的人不愛我,今次是初戀過後的泡沫爆破,我跟你相愛了,天真無邪地將感情完全傾注,以為你也是,可是有天,突然你說:「我沒感覺了!」然後悄悄離開,似是甚麼都沒有發生過,讓對方獨自站在街頭吹冷風,將感情攤放在荒野上變冷,變成垃圾。「你可知道對我做過甚麼最殘忍?/ 就是你狠狠把我一夜之間變成了大人。」說中了、刺中了多少人的心坎兒?
    特別推介MV,島田大介執導,女主角是《渴罪》的小松菜奈,好美好美。

  18. 《分手是常識吧》 - 鄭欣宜 featuring Supper Moment(《Joyce》)

    這首歌,足以證明鄭欣宜在舞台上和歌唱事業上的可塑性有多高!姐的辛酸日子,真是沒有白過,現在盡顯功架了,搖滾調子下,駕馭低音再轉去高音如斯高質,當今香港樂壇沒多少個吧?!

  19. 《Cheers!》- 林二汶(《People like us》)

    縱觀今天香港樂壇演唱爵士曲風歌曲的女歌手,林二汶敢認第二,大概沒人敢認第一,圓潤、流麗、成熟,充滿韻味。

  20. 《獨善其身》- 田馥甄(《日常》)

    自從《寂寞寂寞就好》(《To Hebe》/2010)開始,作獨立發展的Hebe似是要完全擺脫S.H.E的主流味道,盡量偏離市場大熱元素,不斷嘗試在偏鋒地帶找到適合自己的位置,建立只此一家的Hebe風格,很多歌都不容易駕馭(當然偶有例子,像徐佳瑩唱《不醉不會》),以彌補了她的聲線只有清脆剔透卻不圓潤的缺點,相比其他主打,《獨善其身》拿捏得很好,愛人?先愛己!是歌曲的命題:「善待這身體,靈魂才相遇,先善待這顆心,就懂誰的心」,是總姑,正好呼應《日常》的專輯名字,難怪放在專輯的最後位置。

  21. 《大風吹》 - 草東沒有派對(《醜奴兒》)

    我其實知道不多,但身邊的文青圈子很多都愛聽「草東」,草東在中國大陸好Hit,亦來過香港演出。我聽了好幾次,也看了歌詞,覺得《大風吹》就是用最「慵懶」的方式去罵人家、諷刺社會的虛偽,溫柔而暴烈,OK抵死!

  22. 《羅賓》 - 張敬軒(《Vibes》)

    記得第一次在商台《短期租約》聽到這首歌時,根本不知道他是張敬軒,啊~~我好像沒有聽過那麼鬼馬的軒仔了,Nice try!

  23. 《賊》 - 戴佩妮(《賊》)

    自從那些年的《你要的愛》後,倒是有看過她為方大同操刀的《黑白》MV,卻沒有細心聽過她的歌。經過2014年憑《純屬意外》和《擁抱你》獲得第25屆金曲獎最佳國語女歌手以及最佳專輯製作人獎的洗禮後,這次只推出4000張的專輯《賊》旨在探討社會問題,點題主打集中火力向網絡欺凌掃射,出色編曲帶出那種憤怒的感覺,「你哋啲人唔知頭唔知路,就唔該講少句啦!」。

  24. 《齒輪》- 新青年理髮廳(《小事化大》)

    今年當一塊小齒輪當得很累吧?讓新青年理髮廳那種唔太夠氣、走走哋音,但真摯的歌聲撫慰你心吧!

  25. 《很不低調》 - 方大同(《JTW西遊記》)

    過去五年的方大同,應該遇上創作樽頸,歌曲方向看似進退失據,掉進重複、沒有突破的困局。來到《JTW西遊記》,終於有種撥開雲霧、更上層樓的感覺。他與Derrick Sepnio合寫的《很不低調》,旋律和編曲皆出色,他與C君合寫的歌詞包含故事,曲長逾五分鐘,也不覺膩;後半段長分幾鐘的純音樂,是否向Justin Timberlake的《The 20/20 Experience》致敬?

  26. 《終於好天氣》 - 方皓玟、Rubberband(《終於好天氣》數碼單曲)

    這個組合很新鮮,卻又有種「係喎!佢哋應該一早合作」的正路感覺。
    當你感到氣餒時,聽這首歌為自己打打氣吧!
    「Don’t be afraid/就算絕境想征服你/就算再多的劫難期/無阻你動人傳記/Don’t be afraid/換個拍子將悲劇抽起/在這片低窪中一起/捱到試煉成大器/終於有好天氣」

  27. 《銀白髮》 - 岑寧兒、林二汶(《銀白髮》數碼單曲)

    最初搞不懂甚麼是《剎那的烏托邦》,原來是「新視野藝術節」其中一項跨媒體藝術活動名字,《銀白髮》是為此而創作的其中一首歌曲。整個活動由於是以「想像」作為主題,是故周耀輝的歌詞,恰似一首新詩,以大量的華麗而深奧的詞藻營造意境,借髮色由黑變銀白,帶出生命演進的主題。周氏歌詞外,岑寧兒終於唱廣東歌,更與林二汶對唱,也是這首歌吸引我的原因。

  28. 《賣空氣的人》 - 盧凱彤 (《你的完美有點難懂並不代表世界不能包容》)

    「用利益,換斃命,燭香,再用甚麼填滿?」霧霾籠罩中國大陸的當兒,Ellen以淺白的文字,直綫抨擊空氣污染問題,毫不留力,「自命不凡的請張開五官」、「地獄上方的我們吸着氧氣筒往海裏鑽洞」,絕對是今年社會議題最濃厚的香港製造華語歌,說不好隨時會變成大陸禁歌。

  29. 《堅尼地城》 - Rubberband(《G:Gotta Go》)

    稱得上是林夕為謝安琪創作的《你們的幸福》變奏,歌詞意思,令我隱隱覺得不安,懵然不知的盲目、無知才是最令人覺得可怕。

  30. 《荒唐》 - 鄧小巧(《The Strength of Weakness》)

    不似《超級巨聲》其他參賽者,鄧小巧的星途不順,但沒有贏在起跑綫不要緊,因為比賽未完,哪人會知誰能笑到最後?當年為《天天天晴》唱《半杯水》已見水準,來到今年終於推出EP,《荒唐》的分數最高,迷幻中帶硬朗,硬朗中見頹廢,乍聽竟有點當年王菲唱《開到荼靡》的影子。

  31. 《不醉不會》 - 徐佳瑩(《收•音》)

    徐佳瑩近年狀態大勇,聲綫響亮而圓潤「零死角」,若以十分為滿分,幾乎首首都座底有九分,今年五月在九展的演唱會是最佳例證,好久也沒有看過一場演唱會能夠由頭High到尾(利申:我沒看張學友呀!)。難得身為台灣歌手,依順市場大趨勢北上參加湖南衛視《我是歌手》卻沒有失卻自我,反令她更上層樓,走得更遠。翻唱田馥甄的《不醉不會》,演出超水準,更勝原唱者,尤其尾段不斷轉音,高高低低,好聽到黐咗綫。

  32. 《友誼的小船》 - 張敬軒、王菀之(《友誼的小船》數碼單曲)

    很有百老匯歌舞劇的感覺,2017年最盞鬼廣東歌!
    兩位刻意撚聲,大玩咬字,時而嚴肅時而鬼馬時而自然時而假音,第二部份的你一言我一句互相拉扯最精彩,期待Live Version到底會唱成點?

  33. 《山林道》 - 謝安琪(《山林道》數碼單曲)

    這首歌,可以黃偉文寫給謝安琪的,亦是他寫給你和我的。
    誰不是為自己的人生開山劈樹變成路?誰不是「叢林萬里別攔著我/舊時熱情又急躁不看地圖」?只是經過千山萬水,走過高山低谷後,「花花世界用半生灌溉/我卻荒廢了某樹海」,回頭望,到底錯失了多少、放犧了多少,流過的眼淚又有多少呢?
    過去一年,經歷太多風浪,承受極大壓力,最終選擇走進山頭「排毒」,接受大自然的教育,變得心境平靜,不再煩躁,所以山林道之於謝安琪,就是記載她於錄音室奮鬥十年的歷程,之於我,就是2016年透過大自然打救自己,新一年踏進全新旅程的階段總結。

延伸閱讀:
「斐宇悟中文唱片架」- 〈自選2016年20大中港台唱片〉
「立場新聞」田中小百合- 〈自選2016年中港台50首最佳歌曲〉